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九三人物

王向东:理工男的律师之路

2019-01-09
57次

187.jpg

王向东,西北工业大学工学硕士,广东中亿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副主任、专利代理人、工程师,九三学社社员。广东省涉外律师领军人才库成员、广东省涉外知识产权律师库成员、广东省律师协会常务理事、广东省知识产权研究会理事、广东省知识产权法律事务律师专家库专家、广东省侨办为侨资企业服务法律顾问团特邀律师、广州仲裁委员会仲裁员、中山市第十二届政协委员、九三学社中山市委员会委员、中山市律师协会知识产权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全国首家行业维权中心–中国中山(灯饰)知识产权快速维权中心、中国(中山)知识产权维权援助中心特约顾问。承担广东省知识产权局科研课题并完成成果《专利行政执法机制创新研究》。2017年,承担中山市法制局调研课题并完成成果《中山市加强保护企业知识产权的调研报告》。2017年荣获“2012-2016年度广东省优秀律师”称号,并连续多年获得中山市律师协会理论成果奖、优秀律师奖。

 逻辑严密,能言善辩

通常印象中,律师行业往往是文科生的天下,因为要求能说会道,并且学习法律需要整天捧着书籍死记硬背,而理工科出身的人通常性格木讷、不善言辞,也不擅长背诵大量的文字,不适合做律师。他作为标准的理工男,在本科和研究生期间就读的都是金属材料及热处理专业,却偏偏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律师,并且一做就是20年。他从来不靠背书来学习,而是使用研究的方法,把同一类知识放在一起琢磨,心里面理解了,就记住了。

他向来思路清晰、能言善辩。本科时期每天晚上宿舍里的卧谈会,最后总会转变为辩论会,他一人“对抗”七个舍友,使得自己的口才在无形中得到了锻炼;研究生阶段,凭借个人的兴趣和同学们对他的“辩才”的认可,他开始参加辩论比赛,系统地提高自己的辩论能力;从业之后,他更是取得了2005年中山市首届律师电视辩论大赛团体第四名、优秀辩手奖及2009年广东省律师辩论赛三等奖的优异成绩。

这个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与非凡成就打破了人们对律师这份职业的传统印象,从理工男变身为律师的他,就是广东中亿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副主任王向东律师。

与法结缘,命中注定

读书期间,王向东对未来的职业道路并没有明确的规划。1992年,在西北工业大学完成硕士研究生学业后,王向东来到中山火炬高新技术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从事管理工作。工作一段时间之后,一位公司同事想要转行当律师,动员王向东一起考试。来广东的这几年,其实王向东一直在寻找一条特别适合自己的路,但那个时候的他对于要不要成为一名律师是犹豫不决,“当时总觉得律师是个文科,是要靠背的,而理工科的人不喜欢背东西。”

又过了几个月,公司面临了一些法律问题,当时公司没有成立法务部,老总便让王向东负责联系律师,对接法务工作。老总的选择无疑是正确的,一方面王向东做事历来认真严谨,业务能力卓越,熟悉公司情况,公司的内部资料哪些要打官司、哪些要清理,都由他来整理;另一方面理工科出身的王向东一向具有突出的逻辑思维能力,无论多么复杂的事情都能被他一点点地捋通捋顺,一些情况混乱、所需资料繁杂的案件即使是专业律师也无法轻易处理,但他却总是能够理清问题,为律师提供解决思路。

虽然王向东在其中只是充当“桥梁”的角色,但如果没有他,公司的法务问题不可能如此迅速、顺利地得到解决。聘请的法律顾问对王向东赞赏有加,建议他去参加律师资格考试。这时候,通过跟着专业律师处理了几个案子,王向东对律师这份职业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认为自己适合做一些有挑战性的工作,尤其是遇到错综复杂的情况,理工科背景附带的逻辑思维便成为了优势。然而,他还是有所担心,自己不是学法律的能当律师吗?“可以,本科学历就能考,你是研究生,没问题。”法律顾问用一句话解除了王向东最后的担忧。

就这样,王向东迈向了法律之路,并最终成为了一名优秀律师。 

223.jpg

身心投入,锐不可当

确定了成为律师的职业目标,王向东很快地投入到法律的学习当中,为考律师做准备。他白天上班要处理下属企业的各项纠纷,晚上就争分夺秒地自学。仅利用业余时间复习了不到十个月,在全国的律师考试录取率仅为3%的1996年,王向东以中山市第一名的成绩成功考取了律师资格。在学习的过程中,他始终是采用研究的方法,先分门别类再逐一钻研,每项内容基本上看两遍理解了就记住了。很多没有学过法律的同行考律师是看《律师资格考试指南》来应对考试,只是相对粗略地了解法律知识的要点。王向东看了一遍《律师资格考试指南》觉得不过瘾,就自己找法条来看。对某些人来说,法条很枯燥,但王向东不一样,能够对着法条学习得津津有味。也正是因为这样,王向东对法条记得非常清楚,考完之后过了十几年那些内容还是清晰地印在脑海之中,令他可以在法庭上自如地调用各项法条。

1998年,王向东正式从事专职律师工作。真正成为一名律师之后,他意识到自己和科班出身的律师最大的不同就是对法律历史和法律理论掌握不够。正是知晓自身的弱点,所以任何一个案子他都投入巨大的精力去研究,“案子可能很小很小,收费很低,我都会不惜血本去做它。”办理案子出现的所有问题,他都会想方设法弄明白。通过做一类案子,他就可以成为这类案子领域的专家。因此,在近20年的执业经历中,王向东积累了大量典型案例,其中不乏涉外案例。

王向东承办第一起涉外案件,就遇到了难啃的骨头,这是一起无正本提单放货索赔的海商案件。当事人是中山市某小企业,对方却是台湾航运巨头长荣海运公司。王向东顶着巨大压力,前后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去攻克,翻阅了很多全英文国际条例,最终打赢了官司。

此后,王向东开启了承办涉外案件之路,并连连告捷。

2011年,王向东成功代理了一起美国婚纱版权在中国作为实用艺术作品获得著作权法保护的案件。在委托王向东之前,委托人已聘请了律师,但案件进展不佳。王向东接受委托后,指导委托人重新在美国对权利凭证公证、认证,对侵权事实收集、固定证据,研究国际条例,最后获得胜诉,为委托人成功打击了盗版婚纱的猖狂行为。

2015年,王向东代理被告应诉一起涉外著作权侵权案件,原告是意大利运动用品行业某知名企业,主张一款摩托车赛车靴是实用艺术作品,要求给予著作权法保护。王向东辨法析理,釜底抽薪,说服法官认同涉案靴子属于工业产品而非实用艺术作品,不能享有著作权法保护,案件大获全胜,替当事人避免了巨大损失。

当然,没有一个律师的职业生涯能够一帆风顺、百战百胜,王向东往往从没有赢或者没有完全得到支持的案子中,去思考“我觉得很有道理啊,他为什么不支持我”的原因,从中去剖析,并通过写论文的方式进一步探究。比如关于《专利法》第47条的条款,王向东曾经做过三个案子:一个是和解协议能不能追溯,一个是行政查处阶段的和解能不能追溯,一个是证据保全阶段的裁定能不能追溯。办理完这三个案子后,王向东发现这个条款存在漏洞,于是接连写了两篇论文《专利无效对侵权和解协议的追溯力—谈约定追溯》、《专利无效的追溯力研究<专利法>第47条解读与评述》阐述观点。目前,王向东所写的论文多达十几篇

不断挑战,性格使然

王向东喜欢挑战,喜欢解决疑难案件,喜欢钻研寻找突破点。作为一名律师,法律知识固然重要,但是有时候单凭法律知识未必能够办理好案子,因为可能会涉及到其他领域的知识。王向东不满足于原地踏步,一直坚持不断增加自己的知识储备,拓宽自己的办案领域。

2000年,王向东考取了专利代理人资格,之后长期专注于专利、商标、著作权、商业秘密、反不正当竞争等知识产权法律领域,每年代理大量知识产权诉讼案件。一般情况下,文科出身的律师办理专利纠纷案件是有一定困难的,因为这是一个技术与法律紧密结合的领域。专利纠纷案件通常会涉及侵权诉讼,“侵权”与“无效”是一对矛盾。但对于王向东来说,这恰恰能发挥出他的独特优势。由于具有理工科和法律双重专业背景,尤其具有专利代理人和律师的双证资格,能够把技术问题所体现的法律问题理解得精准,同一个案子把握好“度”,不会对权利要求做过宽的解释也不会做过窄的限制,使得专利既不易被无效又能确保被控产品落入专利保护范围。

2013年,王向东代理中山某企业应诉意大利摄影器材龙头企业向广东法院提起的发明专利侵权之诉。发明专利是经过实质审查后授权的,权利比较稳定。但王向东不畏艰难,仔细研究涉案的技术方案,检索国内外专利数据库,终于发现意大利公司的发明专利与加拿大某专利技术方案相同,而加拿大专利是在先专利。如此一来,王向东可谓是利器在手,当即代理当事人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专利复审委员会经过审查,作出决定宣告意大利公司的发明专利全部无效,并且该无效决定经北京法院行政诉讼一审、二审审理后予以维持。由于意大利公司丧失专利权利基础,广东法院驳回意大利公司提起的发明专利侵权之诉,王向东代理当事人获得了全面胜诉。

王向东一直认为小律师练手,中律师赚钱,大律师做科研。理工科出身的他一直在用搞科研的方式从事律师,把每一个案子当成科研题目,把事情的每条“支线”都梳理清楚、分析透彻再逐步攻破疑难点。从机缘巧合接触了法律,到如今在律师行业已扎根20年,王向东既保留了理工男的特质,又具备优秀律师的品质与素质。凭借优于常人的学习天赋、勤奋刻苦的学习态度、与众不同的学习方法,王向东一往直前,并且将永不止步。